站內
                                    • 站內

                                    當前位置:

                                    眉山新聞網

                                    >

                                    三農

                                    >

                                    聚焦三農

                                    真實記錄 | 烈日下的“趕稻人”

                                    新聞來源:眉山在線      

                                    更新時間:2021-08-16 13:32:10

                                    責任編輯:陳文君


                                    2.jpg

                                      立秋前后,眉山市東坡區復興鎮高塔村的高標準雜交水稻種子生產基地里,沉甸甸的稻穗已經變黃,開始進入收割期。

                                      8月5日上午十點,室外氣溫接近40℃,稻田中央的黃老漢和20余名打工的農民已經在烈日下忙碌了近4個小時。

                                      只見他們手持長棍,穿行在稻田里,三步一彎腰,用棍子壓倒一排稻子,然后再走三步,再彎腰,壓倒下一排稻子……這樣重復的動作叫“趕稻”——將稻田里的制種水稻母本趕成倒伏狀,與旁邊立著的水稻父本區分開來,這樣中午收割機來收割種子時才不會搞混。

                                      水稻制種,母本稻與父本稻有啥不一樣?

                                      “簡單來說,就像人類組建家庭一樣,要有父親和母親,才可能有子女,雜交水稻育種的父本是提供花粉的,母本就是接受花粉的,母本結出來的稻子就是來年的水稻種子?!闭驹诘咎镞叺闹品N公司技術負責人李兵給記者科普了一下。

                                      他說,為了方便授粉,制種基地里的水稻在栽種的時候,就是幾行父本,幾行母本,相互穿插,現在到了收割時候,黃老漢他們趕稻子,其實就是將父本與母本水稻做個“記號”,區分開來,以免影響來年水稻種子的品質及收成,所以趕稻人的工作很關鍵。

                                      “趕這個稻子說起來簡單,你來試一哈,保準要打倒栽?!辈仍诎肴烁叩咎锢锏狞S老漢一邊彎腰趕著水稻,一邊笑著跟記者開玩笑。

                                      因為長期在太陽底下勞作,黃老漢的臉上身上早已曬得黝黑,雖已76歲,但干起活來手腳麻利,說話的間隙,趕完一個來回,又淹沒在下一行稻子里去了,趕完一個稻田,又接著一個稻田。

                                      雖然趕稻人都圍了塑料圍裙,戴了草帽,但幾個回合下來,所有人衣褲還是完全濕透了?!斑@幾天天氣太熱了,我們上工的早,6點就開始趕了,要一直趕到中午11點半的樣子,平均每人要趕3畝田?!秉S老漢說。

                                      黃老漢本名叫黃正奎,家住高塔村5組,早年間在工廠當過工人,修過公路,退休后回到老家依舊閑不下來,總想找點活干。

                                      2001年,眉山一家種子公司在高塔村流轉了上百畝土地,做水稻育種基地,育種需要招當地農民來幫忙干活,于是黃正奎就成了制種基地里的打工農民之一。除了黃老漢,來基地打工的其余農民年齡普遍都在60多至70多歲,所以他們也給自己取了個“洋氣”的名字——高塔村水稻制種“夕陽團”。

                                    3.png

                                    △稻田里的“夕陽團”


                                      “面朝黃土背朝天,下田干活一整天,現在的年輕人哪里吃得下這種苦哦,也只有我們這些上了歲數的人愿意來干這個?!?5歲的杜素珍在制種基地里干了八年多,水稻制種周期長,她們從育苗到收割幾乎全程都要參與,管理得比自家種的水稻還要細致好幾倍。

                                      “我們的土地流轉給基地了,然后平時也沒得好多農活干,雖然年紀大了,但是也想給子女減輕點經濟負擔,所以自從基地開始育種,我就開始在這兒打工了,都干十年了?!?6歲的馬翠芳和黃正奎同村,小小個頭的她,趕起水稻來,也是一把好手,為了方便在有水的稻田里行走,大熱天,她只穿一雙厚襪子在腳上,就開始在稻田里來回穿梭。

                                      “秧田頭有水跟淤泥,穿雨靴更熱,而且容易陷進淤泥里,所以說還不如穿襪子方便些。穿襪子唯一的缺點就是怕田頭踩到玻璃跟尖的東西,那就要遭劃傷?!瘪R翠芳告訴記者她們在基地里打零工,有時是按天計報酬,有時是按小時計報酬,按天計大概一天90至100塊,按時計大概每小時11塊至12塊。一年下來,多的可以掙一二萬元,少的也有好幾千。

                                      “我們在高塔村這邊一共有300多畝的水稻制種基地,施藥、趕稻、除雜、揚花、授粉等很多工種都需要請人幫忙弄,最多的時候有八九十名農民在我們這兒打工?!崩畋诟咚宀粌H負責管理基地里的水稻,還負責管理黃老漢他們這些打工的農民,常年打交道下來,他和這群制種“夕陽團”的農民也都成了“忘年交”。

                                      不過這幾年隨著機械化制種的普及,使用人工的地方在不斷在減少,現在李兵手下只有不到三十個人了。

                                    5.jpg

                                          “制種在農業投資里面算是一個風險比較大的行業,很大程度是‘靠天吃飯’。揚花授粉那段時間天氣好,種子收成就好,一畝就能賺一千多,天氣不好,那一畝就要倒虧一千多,所以公司在成本方面要‘精打細算’,現在推廣機械化育種,就是想控制好成本,盡量不虧?!庇美畋脑捳f,水稻育種本身就是一個辛苦且回本較慢的行業,年輕人吃不得苦,也不愿意在稻田里從早干到晚,才掙那么點小錢,而像黃老漢他們這樣的“老農民”一是吃得苦,二是有種田經驗,三是用工成本相對低,所以這也是公司愿意請他們來幫忙的主要原因,當然基地的制種也需要這群有經驗的制種“夕陽團”來參與打理。

                                            中午11點過,在太陽的炙烤下,地面溫度早已超過40度,黃老漢和20多名農民也結束了當天的趕稻工作,一個上午,他們已經趕完了50多畝稻田。旁邊剛剛被黃老漢他們趕過的稻田里,伴隨著機械的轟鳴聲,四輛收割機已經開始工作,收割今年基地的第一批稻種。

                                      “對我們農民來說,不管是制種,還是插秧,都是為了大家吃飽飯,吃好飯嘛,如果身體允許,我打算干到80歲?!笨紤]到下午氣溫太高,公司讓他們下午不用出工,第二天清晨再去接著趕稻。一身被汗水浸透的黃老漢一邊收拾工具,一邊準備回家吃午飯。

                                      中午12點,“趕稻人”陸續回家吃飯。水稻制種基地里,烈日依舊,被“趕稻人”蹚過的稻田呈現出規律的行間距,陣陣稻香從中透出。

                                      對“趕稻人”而言,基地里還有最后100多畝水稻,趕完了,今年的制種工作就告一段落。明年春天,黃老漢和高塔村的制種“夕陽團”又會出現在這片稻田里。

                                      記者感言

                                      “中國人的飯碗,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苯衲?月22日,“中國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逝世,全國悼念之潮涌動。

                                      “愿安息,我們一定好好吃飯,珍惜糧食?!薄耙蝗杖?,米香彌漫,飽食者當常憶袁公?!?.....溢出屏幕的哀思,無不寄托著人們對這位在解決中國人糧食問題上做出卓越貢獻的老人的特殊情感。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一粒水稻種子從研發、培育、試種再到大面積推廣種植,制種過程當中的不易,常人難以知曉。眉山作為全省主要的雜交水稻制種基地之一,全市雜交水稻制種面積2.3萬余畝,年產種子400萬公斤以上。數據的背后,有科技工作者的兢兢業業,更離不開高塔村“趕稻人”這樣的默默耕耘。


                                    眉山日報全媒體記者  楊鵬  陳博

                                    信息產業部網站備案:蜀ICP備09029749號-1 眉公網備:5114000200001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川)字第115號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信息來源于互聯網,如有侵權敬請告知!網友在本站發布的信息與本站無關或者不代表本站觀點。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51120180003 聯系電話:38166855 郵箱:msxwwb@163.com

                                    川網公安備 51140202000199號

                                    分享到

                                    麻豆含羞草工作实验室入口